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少妇乌兰香
少妇乌兰香

少妇乌兰香

一天,挺风和日丽的。吴迪在小镇上逛了一圈,临近中午,便进了一家快餐店里吃饭。吴迪实在饿极了,美美地吃了一顿。

  这个店的老板是个女的,名叫乌兰香,大约三十出头,模样虽然算不上绝色佳人,但也颇有姿色,更胜一筹的是她的身材,那一身紧身的衣服将她的曲线完全勾勒出来了,凹凸有致,该大的地方大到好处,该小的地方小到妙处,反正四个字概括完了:魔鬼身材。

  乌兰香的男人叫武俊高,其实既不英俊,也不高大,所以邻里都叫他武大郎。

  乌兰香嫁给他完全是她老妈子贪图武家那份不菲的嫁妆。结婚五年,乌兰香从来没有体验过真正的性爱高潮。武俊高也不解风情,跟他老婆亲热不过也是例行公事,仿佛牛嚼牡丹,完全不知道好好享受。因此,邻居们暗地里已经有了不少风言风语,说乌兰香早已红杏出墙了。

  乌兰香坐在收银台里,见吴迪模样俊朗,身材仿佛公牛一般结实,不免怦然心动,甘心让他玩弄,让他操了。吴迪玩过的女人多了,与乌兰香微笑中暗藏春色的眼神刚一接触,便知她并非良家女人,上她并非难事。乌兰香想得春心荡漾,俏脸羞红,勉强按捺,却止不住下身渐渐湿润了。

  「老板,水。」吴迪叫道。

  乌兰香被吴迪的叫声惊得回过神来,打了水给吴迪送来。吴迪很想看看乌兰香俯身时露出那对大奶子和性感的乳沟,便故意不小心将筷子碰到地上。乌兰香果然弯腰去捡,露出半截丰满雪白的奶子,圆滑纵深的乳沟也一览无余。吴迪看得心里一阵欢喜冲动,大鸡巴便有了反应,微微硬挺了起来。吴迪刚才上厕所走得匆忙,忘了扣上裤裆下的扣子,所以,当乌兰香弯腰拾筷子,有意无意间将目光向吴迪的下身瞄去时,却见他粗长的大鸡巴已露出半截在裤子外面,原本羞红的脸变成潮红一片,忍不住磨蹭了半天,将那个大家伙看了又看,方才起身,将筷子扔到桌上,对吴迪妩媚一笑,转身就走。

  「老板!」

  乌兰香正心驰神游,冷不防被吓了一跳,转身笑道:「呃?」「结帐。」吴迪说。

  「这么快就走——啊,不,你吃好了吗……不,我是说……」乌兰香已思维僵持,语无伦次了。

  吴迪见乌兰香春情勃勃的样子,觉得好玩极了,手伸进口袋里一摸,心里咯噔一下:坏了,钱没了!吴迪还不死心,将口袋翻了个底朝天,连个铜板也没翻出来,便嗫嚅道:「老板,不好意思,我的钱掉了!」乌兰香一听这话,知道机会来了,心里阿弥陀佛念了几千遍,嘴里却说:

  「我说帅哥,你该不会想吃霸王餐吧?告诉你啊,这里过去两个店子就是派出所。」吴迪见她一手扶桌一手叉腰、凤目含情的样子,颇有几分滑稽,便说:「别啊,不就是一顿饭钱吗?总有办法的吧?」「办法当然有,就看你愿不愿意了。」乌兰香答道。

  吴迪说:「愿意,当然愿意,大姐让我做什么都可以,只要不进局子就行。」乌兰香笑道:「哟,小嘴真甜,大姐都叫上了,羞也不羞——跟我来吧。」说完,扭着杨柳腰进了里屋,上了楼梯,吴迪跟在后面,抬头就见她的大屁股左扭右摆,欲火升腾,真想将她就地正法了。

  进了里屋,乌兰香一把将吴迪扑到在门上,不由分说将红唇凑上来就是一顿乱吻。吴迪虽然心里早就想干她,但也假意推辞一番,想试试这骚货究竟浪到什么程度,便说:「大姐,别,别这样……」乌兰香一把将吴迪坚挺的命根子掏了出来,握在手里,嗔道:「还装,鸡巴都硬成这样了,早就想了吧?」然后又娇滴滴地说:「帅哥,你的鸡巴又粗又长,真是极品哟!」吴迪见乌兰香已经春心大动,也不跟她虚与委蛇了,便说:「靓姐,你的奶子又大又圆,也是极品哟!」乌兰香娇媚地说:「那好,来,帮我脱了,随便你玩……」吴迪利索地将兰香剥了个精光,见她周身毫无瑕疵,除了乳晕、乳头和小腹上那撮淡淡的阴毛外,通体肤色如玉,心中甚是喜欢,于是握住她的一对大奶子,含住乳头,用唇舌尽情地挑拨。乌兰香被他吮得芳心酥痒,双手抱住他的头狠命地往自己的乳房上压,同时左右摆动着大奶子,恣意享受:「帅哥,你真会舔,舔得我舒服死了,嗯……啊……咬……咬一下……嗯……」吴迪便用牙齿轻轻撕咬她的乳头,没多久就将软塌塌的乳头弄得挺立起来,乳晕也膨大起来。乌兰香被吴迪挑拨得情欲沸腾,按捺不住,一把将他推到在床上,握住大鸡巴贴到脸上千般温柔,万般婆娑,喘着粗气说:「大鸡巴……滚烫的大鸡巴……我……爱死你了……嗯……」说完,乌兰香伸出舌头,将紫红发亮的大龟头舔了刮,刮了舔,然后一口将鸡巴吞了进去,然而,吴迪的大鸡巴还有半截露在外面。乌兰香津津有味地吞吸了一会儿,吐了出来,用手握着套弄,用舌头去舔吴迪的春袋。吴迪被乌兰香一流的嘴上功夫舔得浑身舒坦,忍不住叫唤起来:「好姐姐,你真会舔,舔得我舒服极了。」乌兰香抬起头来说:「帅哥哥,我也要你舔我的小妹妹,她现在很饥渴哟!」说完,她爬起来,将肉嘟嘟的阴部对着吴迪的脸,用手指撑开无毛滑溜的大阴唇,露出娇嫩湿润了的小阴唇,从阴道口流出来的春水顺势滴进了吴迪的嘴里。

  乌兰香嘻嘻地笑问:「好吃吗?」

  吴迪为了讨她欢心,只得说味道好极了。乌兰香将扒开的阴部凑到吴迪的嘴上,另一只手抬起他的头使劲往阴部上贴。吴迪吸住她的小阴唇一阵吮吸,然后伸出舌头卷起来,钻进她微开的阴道里,左冲右突。乌兰香被吴迪温热的大舌头舔得六神出窍,爽不可支,只得挺着她的大屁股一挺一挺地迎合。

  「不行了,我想要你……嗯……要你干我!」乌兰香媚眼如丝地说道。

  吴迪听了,仿佛得了将令一般,立马将她推到,乌兰香心领神会,叉开雪白的双腿等他来操。吴迪挺着一跳一跳的大鸡巴,跪在她的胯下,用力一插便进去了大半截,感到乌兰香的阴道如鹅绒一般温热柔软,同时还有力地包裹压迫着他的大鸡巴。吴迪再用力一插,感觉顶着了花心,听得乌兰香「啊——」地一声娇喘,仿佛享受之极。

  吴迪搂着她的腰,不管三七二十一,展开了猛烈的攻势,将乌兰香阴道口的嫩肉带进带出,而她的两只大奶子甩来甩去,仿佛时刻会从她的胸部飞出去一样。

  乌兰香被吴迪勇猛的抽插弄得快感如飞,娇声说:「帅哥……啊……你好猛……插得我的……小穴……都要爆了……爽……啊……快……」插了十多分钟后,吴迪将乌兰香翻了个身,乌兰香撅起白花花的大屁股,那肥嘟嘟湿漉漉的阴部像一座小山丘似的从后面凸了出来。吴迪从后面直捣黄龙,撞得她的丰臀一颤一颤的。

  乌兰香自从破处以来,从未被这么粗长的大鸡巴干过,心里有说不出的满足,见吴迪浑身是汗,便将他推到,握住他的大鸡巴对准洞口,倏地坐了下去。玩了半个钟后,乌兰香已是香汗淋漓,两人的姿势也已换回经典的老汉推车。

  「帅哥……老公……亲亲……我要飞了……啊!啊!啊!……来了!」乌兰香双眼一翻,双腿一夹,阴道一缩,阴精便泄了出来。吴迪也到了亢奋的顶峰,再被她温暖有力的阴道夹了几回,便势不可挡地喷射了。

  过了好一阵子,女人歇息够了,热汗干了,赤身裸体下了床喝了一大杯水,然后返回床上,趴在吴迪怀里,娇声说:「帅哥,你好生猛,弄得人家舒服极了,好满足。姐姐我对你好吗?」吴迪答道:「好极了。姐姐真是人间极品。」

  乌兰香在他脸上亲了一下,笑着说:「真会说话,姐姐好爱你。什么时候想姐姐了,尽管过来,姐姐一定好好伺候你哟。」「那好啊,」吴迪见有女人操还管饭,哪里有不情愿的呢?然后问她,「不知姐姐芳名叫什么?」乌兰香回答说:「我叫乌兰香,帅弟弟,你呢?」「吴迪。」他答道。

  乌兰香赞叹说:「名字好,怪不得长得这么帅,连鸡巴也那么帅!」「哎呀,快上课了,我得走啦。」吴迪翻起身,从地上捡起丢得到处都是的衣服穿上。

  「不要忘了姐姐喔!」乌兰香仍然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,骄傲地翘着两个大奶子,妩媚地说。

  「怎么会呢!」吴迪捏了捏她的大奶子,转身走了,走到门边时回头看了一眼乌兰香,见她正对自己飞吻,便关上门,下了楼回学校去了。

  【完】